大藏诗歌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驻站
查看: 251|回复: 1

“在时光中学习擦亮一道光芒” / 霍俊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28 21:0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发表你的诗作、诗评,即时参与互动!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在时光中学习擦亮一道光芒”

     ——黄礼孩诗歌论


    霍俊明


谈论黄礼孩多年来的诗歌写作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而谈论他作为个人的诗歌写作和精神征候还必须从他为一代人所做的诗歌工作开始。这个开始来得同样不轻松,正如我面对这个出生于中国大陆最南端的诗人一样,遥远的距离需要一步步开始,“仿佛有人在怀中饱满地移动 / 你的峰顶都是南方大海的视线”(《南方的礼物》)。先说句题外话,我曾在主编的一套诗丛中选入了黄礼孩的诗集《热情的玛祖卡》。当我在2011年3月在台湾最南端的屏东听到他的诗集因故不能出版时,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许该继续沉默吧,冬天仍在继续。



面对着“第三代”诗人尚未退场,“80后”、“中间代”诗人大面积抢滩的中国诗坛场景,1970年代出生的诗人尤其是1976年之前出生的诗人的诗歌史焦虑情结和身份的确认已日益紧张。在终于“抢”得了自己的名声之后,他们似乎终于在多年之后得以确认曾经一度模糊的身份、自身的特质和不可避免的某些“缺陷”,而可贵的是这一代人努力地要承接起联结历史断裂的巨大任务。正如哈罗德•罗森堡在《荒野之死》中所宣谕的“一个时代的人们不是担负起时代的变革的重负,便是在它的压力之下死于荒野”。“70后”一代看清了诗人和时代以及历史的关系这一点,并认为这就是他们的命运,使命,甚至是宿命!他们再一次热情洋溢、满怀信心地为自己的尴尬性历史处境和命名强调:“谁也没有想到,在20世纪的诗歌舞台行将谢幕的那一瞬间,还有声势浩大的表演:70后诗歌为自己搭起了一个巨大的诗歌舞台,舞出了耀眼的光焰,让人惊见年轻一代诗人的风华与诗歌魅力。他们以更为多元的价值取向,使诗歌从两派之争的阴影中走出来,通向更广阔的天地。70后诗歌改变了我们的视觉经验演化成我们今日生活中的诗歌,成为更多人的艺术形式,成为耀眼的文学之光”(黄礼孩:《70后:一个年轻的诗歌流派》)。无论如何,“70后”诗人已经以自己的方式完成自我的命名了。对“70后”一代人的生活、思想和写作的命名过程是颇为艰难的,我也正如一个孤独的男孩在秋日的树顶上寻找和歌唱,周围是茫茫无尽的沉沉森林。“尴尬”是对“70后”一代“无名者”的“尴尬”而恰当的称呼,从而让这一代人的身份不再可疑。在说到“70后”诗歌时,黄礼孩所做的民刊、活动甚至运动对“70后”诗歌的所做的大量工作是有目共睹的,也是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不可否认,任何一代人的诗歌成长都是离不开有少数的具有实绩的重要诗人的,而在一定程度上,默默推动一代人诗歌大树最终长成的推动者同样是不可或缺的——“今天”如此,“第三代”如此,“70后”同样如此。从对“70后”的诗歌史命名和对“70后”诗歌写作的整体推动而言,黄礼孩显然是一个相当重要的人物(当然首先他是一个诗人),这也呈现了包括黄礼孩在内的“70后”诗人在最初的不无强烈的历史感和集体性焦虑。黄礼孩在《70后:一个年轻的诗歌流派》里曾热情洋溢、满怀信心地强调谁也没有想到在20世纪的诗歌舞台行将谢幕的那一瞬间还有声势浩大的表演:70后,诗歌流派自己搭起一个巨大的诗歌舞台,舞出耀眼的光焰,让人惊见年轻一代诗人的风华与诗歌魅力。尽管在我看来“70后”并非是一个诗歌流派,但是像黄礼孩这样对1970年代生诗人的热切盼望和无尽的期许无疑是让同代人感动的。当初黄礼孩推出《70后诗人诗选》曾被大量的批评者看作是炒作,其中原因是复杂的,但是正是因为黄礼孩的这一举动,整个1970年代人才拱破僵硬的土层浮现于历史地表。尽管,当更多的目光投注在这些青涩而沧桑的面孔之上时一些人还感到难以担当,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写作面貌的整体浮现作为整体性的“70后”写作是到了人们认真对待的时候了。一些人需要的不是望远镜,而是显微镜和一份客观的评价书。毋庸置疑,黄礼孩对当代诗坛尤其是“70后”诗人的推动和鼓吹以及其所取得的有目共睹的成就肯定会留在当代新诗史的长河中。黄礼孩写于2004年的一段话,道出了一代人的初衷:“对于新兴的诗歌流派,要做出准确的定位、适当的判断和独到的分析是有难度的,70后诗歌还没有完全进入史学家框定的文学史范畴。有些诗评家处于观望的状态,有些诗评家以剖析以往的诗歌流派的方法来批判,似乎已与时代相脱节,一些陈旧的概念和规矩一直禁锢着批判者的头脑。70后诗歌缺乏与创造紧密关联的批判。我所说的批判是对70后自身的批判。诗歌界不缺批判,但这些批判是对异己思想进行批判,而不是对自己奉行的理念进行批判。对自己进行批判才能产生思想才能导向创造。70后虽然产生了自己的诗歌评论家,但他们对70后自身的批判,显然还不够。对于70后诗歌概念进行阐释是当代中国文学回避不了的一个历史任务,因为我们无法预先设想评论家喜欢什么、文学史家视界是什么,再去写什么。不管如何,70后诗歌给文学提供了一种新的尺度和参照,我们希望更多的评论家给予关注,并希望诗歌评论因此得到转型” (《70后:一个年轻的诗歌流派》)。而“70后诗歌”概念的出现与相关的民刊及选本的推动密切相关。这其中包括由黄礼孩主编的《诗歌与人》、《70后诗选》以及由康城、黄礼孩、朱佳发、老皮等人编选的《70后诗集》等。这些民刊和选本不但大体勾勒出了“70后”诗歌写作的整体状貌,而且也成为研究“70后”诗人的一个重要的资料依据。但是另一方面也成了表明他们精神尴尬和历史焦虑存在的证据。

在多年的坚持编辑民刊《诗歌与人》以及从事诸多“70后”以及其他诗歌活动过程中,更为可贵的是黄礼孩作为一个诗人他更像是一个日夜不停的雕凿者,在历史、精神和词语的岩石上寻找和雕刻着属于自己的印记和精神履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29 06:55:15 [发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与其说这是一篇对70后诗人黄礼孩的专论,不如说这是一篇以黄礼孩为典型个案和文本范例,为70后这一代诗人画出精神肖像,做出创作总结的文章——当然,这是一定程度上说的。对于70后诗人来说,这是一篇重要的论文。
来自: 微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大藏诗歌论坛 ( 浙ICP备10019209号

GMT+8, 2018-12-15 14:42 , Processed in 0.167514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