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藏诗歌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驻站
查看: 431|回复: 2

【诗评】一个男人的“此地无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31 06:3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发表你的诗作、诗评,即时参与互动!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一个男人的“此地无银”
——评杨森君《长途汽车上打瞌睡的人》

冈居木

    杨森君诗歌《长途汽车上打瞌睡的人》很显然是一首典型的口语化叙事诗。如果单从诗句和语词上,你根本找不到“诗”,这首诗的意蕴藏在“长途汽车上打瞌睡的人”和事里,在诗人平静的叙述中得到呈现。

    每一个男人(当然包括男诗人)一定都有“紧挨着一个女孩坐着”的经历,也应该有“整个上半身都靠在她身上”的念想(不排除有揩油的成分),但至今(可能我孤陋寡闻)没发现谁把这当做一首诗写出来,而杨森君做到了,至少他直率的将“装”字的背后意图说了出来,符合诗歌贵在“真”之谛。其实,并非我们都不心存诗意,除了不愿意表达的因素,最主要的还是捕捉诗意的敏锐度的差别。

   我认为,一首诗不能单凭“好”和“坏”来定论,一首诗能做到让人感觉“可读”就很难得。这首诗之所以成立,个人以为它至少“有点意思”,这个意思就在于它通过这样一个个例事象呈现了此在的、普遍的、只能意传的生存况味,如果非要找出它的诗眼的话,我认为就体现在一个字“俗”上。

   “故意打瞌睡慢慢把头偏过去”,在这种偏离中发现诗意,并且能找到使诗“坐起身”能立住的支点,足以说明诗人目击道存的功力。带着妒忌或者说吃不着葡萄的“偷偷伸手拍我”的男人不可或缺,他毫不知情地被“装着被惊醒”的男人“抓”进诗里,一前一后帮诗人“演”(也可以说是两个男人“装”)了一次双簧。“他一共拍过我三次”,事(诗)不过三,诗就自然而然地被双簧“弹”了出来。

    “在吴忠到银川的途中”,杨森君用一首诗告诉了我们,什么才是真正的“此地无银”。



《长途汽车上打瞌睡的人》

杨森君

我紧挨着一个女孩坐着
故意打瞌睡慢慢把头偏过去
最后整个上半身都靠在她身上

座位后面
一名陌生男子以为
我真的睡着了
偷偷伸手拍我一下
我装着被惊醒
就坐起身

在吴忠到银川的途中
他一共拍过我三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31 08:54:5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好评!
欢迎冈居木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大藏诗歌论坛 ( 浙ICP备10019209号

GMT+8, 2018-12-15 14:43 , Processed in 0.14729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